所有  育婴常识  文学故事  建站教程  幽默笑话  菜谱 
这篇不太合适?↑↑重新搜索一下看看。↑↑
[小小说>故事传奇]七煞

Root In:http://xiaoxiaosh...061921575.shtml    Add Time:2006-2-19 18:07:31    Click Count:1506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1976年,白龙潭95岁高龄的瘸子阿五爷寿终正寝,头七未过,打鱼为生的刘老艄溺水而亡。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老辈人说,头七里死人,叫“七煞”,要死满七个人。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白龙潭真的开始接二连三死人。一直到村东头的噶子为止。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噶子不是第七个人,他是第六个。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然后,死神骤然停止了他的上帝之手,白龙潭一下沉寂了下来。他偏偏迟迟不肯下手,大家仿佛能感觉到他站在云头上,把白龙潭的人一个个数过来数过去,数过去树过来,斟酌着最后一个人选。任人宰割却又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滋味让整个白龙潭变得死气沉沉的,大家的心绷得紧紧,期待有一个人迅速成为“受害者”,却害怕自己就是这个人。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这种紧张压抑的氛围倒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我那个时候专心致志养着一头羊,养着一头名叫白云的羊。养羊当然不是为了玩的,对我而言,白云不仅是我下一年的学费,也是我过年时的新衣服,好看的小人书……白云承载着我一个个闪闪发光的希望。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不仅仅我有这样的希望,几乎和我一般大的孩子都有着这样闪闪发光的希望。所以,草成了我们每天争夺的资源。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那时人的肚子都还不能填饱,何况一头羊呢?白龙潭养着多少头羊啊!每天,我费尽千辛万苦才能提回半篮草,可是,这根本不够白云吃一天。所以白云一直上不了膘。这让我那一个个闪闪发光的希望有时候会突然暗淡下来。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有一天,我去我妈工作的窑场玩。窑场都是差不多的,用土堆着一个像小山头似的窑炉。这个窑炉特别高,也特别陡,我背着我妈像冒险家一样爬了上去。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刚上去,我就感觉到了天旋地转的幸福。那窑顶上,竟然有一坡青翠的草。那种幸福的感觉,只有绝望的人重新看到希望的时候才有。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偷偷掩藏着这个小小的秘密,包括我最要好的小伙伴我也不告诉他们。每天放学以后,我总是悄悄溜到窑顶上割上一篮子羊草,然后在充溢着青涩气息的草丛里美美打个盹,等到暮色四合再悄悄溜下来。窑顶上的草仿佛成了我取之不竭的宝藏,我小心翼翼的守护着我的宝藏,然后看着我的白云一天天壮实起来,而我的希望也一天天变得熠熠生辉。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割好了一篮羊草后四仰八叉躺倒在草丛里,半梦半醒之间,我被对面广播里传来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对面的村庄和我们隔着一条河,虽然只有一条河,却已经是分属了两个不同的行政区划。换成现在,跑对面去接个手机,是要算长途加漫游的。那天,我就是被这长途加漫游的声音吓坏了。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些声音,还能一个字一个字把它们背出来:“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思想家……。”我知道,广播里传递的是关于一个人死亡的声音,这种声音,瘸子阿五爷死的时候听不到,噶子死的时候也听不到。只有在阿五爷死之前一段时间,我们曾听过类似的声音,那种悲怆的声音,曾经让整个白龙潭被痛哭流涕所淹没。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知道,这种悲痛马上又要回来了。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飞快地奔回村里。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我爹:“谁谁谁死了!”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爹掌了我一下嘴:“胡说!”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真的,爹,我从窑顶上听到的!”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爹又给了我一个嘴巴子:“你还说,你还说,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被我爹狠狠揍了一顿。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那天夜里,白龙潭依旧像往常一样死气沉沉,就连狗都不曾吠过。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第二天我是被喇叭里的声音吵醒的,我妈站在我床头,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谁谁谁死了!”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谁谁谁死了!”我妈的眼睛已经哭得肿了,“你爹半夜里就被村里叫去布置灵堂了,你快起床和我一起去!”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一路上的人特别多,谁跟谁都不搭腔,谁的眼睛都红红的。灵堂早就布置好了,男人们蒙着头在抽烟,女人们哭着在做黑袖章。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谁家的孩子都在随大人小声哭泣,可是我没有哭。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找到我爹,我说:“爹,谁谁谁真的死了!”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八十六岁的祥奶奶颤着两片嘴皮子,“七煞,解除了!”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爹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揣了一脚,“小兔崽子,看你还敢胡说!”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忽然看到了供桌上的一头全羊,这下,我真的哭了。全村的羊,有哪家的比我的白云还肥、还壮呢?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我的哭声成了所有人嚎啕大哭的引子,像是拧开了阀门的水管,所有人变得任性和恣肆。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那场惊天动地的哭泣过后,白龙潭却从“七煞”的恐慌中活了过来。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一直到现在。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上一篇:[小小说>故事传奇]被半支烟出卖   下一篇:[小小说>故事传奇]霸王别姬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系统从互联网自动获取、分析后入库,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程序及文章内容仅供学习之用,所有的资料和图象均以获得信息为目的;所有的资料和图象均不得用于商业目的;

本网站(PYZY.net)所有的内容中若涉及您的权益请及时与俺联系QQ:33918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