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  育婴常识  文学故事  建站教程  幽默笑话  菜谱 
这篇不太合适?↑↑重新搜索一下看看。↑↑
[小小说>故事传奇]白色屋子

Root In:http://xiaoxiaosh...119204311.shtml    Add Time:2006-2-19 18:07:28    Click Count:2853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每次路过那栋白色屋子时,他都会不自觉的按一下喇叭,让一种声音在空气中振荡。那喇叭是向那屋子致敬,也是向那屋子里的人致敬。而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这只是个习惯,一个已经保留了三十年多年的习惯。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那屋子座落在一个小山坡上,外面有很大的空地,整整齐齐地种了些蔬菜,一年四季看上去都是绿油油的,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空地前还有一棵槐树,每到夏季总很看见一些黄白色的花,在空中如蝴蝶翻飞。他一直认为那树下应有些石凳之类的东西,因为他每次路过这里,都看见有人坐在树下,让人感到他们生活的朴素与安适。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三十多年前,他还是个学徒的时候,跟在师傅后面就是跑这条路的,他师傅每次路过这儿时,都要按响那汽车的喇叭,所以他也留下了这个习惯。那喇叭声已经山坡上的人们熟悉他,只要他按响喇叭,那些在菜地里干活、或者在树下休息的人,都会直起腰身朝公路上张望,有时也挥挥手,那神情与姿态一直让他感动。他常常觉得应该停下车,下去看看,看看那栋白色的屋子和屋里的人,可总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白色屋子里的人已换了好几茬,当年的一对老夫妻与四个小伙子已不见了,现在是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小女孩,依旧站在高高的山坡上,站在那栋白色的屋子前看过往的车辆。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他也已经加入了老人的行列,在这三十多年的司机生涯中,拥有了许多的悲欢。可不管他经历了多少的悲欢,那山坡上的白色屋子,以及屋里人对他张望的姿态,始终印在他的心里,成为一种平凡、朴素、温暖、亲切的象征。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他说不清那栋白色屋子如何能够给予自己这种美丽、温馨的梦想。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接下去,他退休了。孩子们已长大成家,老伴也在前几年过世,已没有什么可牵挂的,唯有年轻时就存有的去看看白色屋子的想法,却怎么也抹不去,并越来越强烈,成了睁眼闭眼都会看见的梦,多少次,在阳光下、风雨中,他穿过了时间与空间的封锁,看见了那栋白色屋子。他觉得自己就居住在这栋白色屋子里,是这个家庭的成员之一,在那菜地里种过菜,在那棵老槐树下乘过凉……终于,他做出一个决定,到那座山坡上去,了却一个心事和梦想。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当他被一辆客车送到山坡下,面对那栋白色的屋子时,竟没有了过去的那种感觉,只感到有些迷惑与不安。这里就是我梦想的地方?他仔细看了一下四周,觉得一切都那么陌生,好象不曾来过这里。那栋白色的屋子,依然在阳光下白得耀眼,屋前并没有他想见的一家人,只有那棵槐树,在风中轻轻地摆动树叶,好象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这对他来说算是个安慰。阳光下他慢慢地爬上山坡,心在剧烈的跳动,一种幸福的窒息感紧紧地抓住了他。他开始靠近那栋日夜梦想的屋子,只是树下没有石凳之类的东西,他的心不觉沉了一下。他接着就看见了那片绿油油的菜地,菜地的中央有半米宽的路通向白色屋子,屋子的大门与屋顶都是黑乎乎的,只有那墙壁似乎还有些白色。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更近了,他已站在了菜地的边沿,回头看了一眼山下蜿蜒的公路,又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屋子。不错,这就是他梦里千百回闪现的地方,然而他却有些迟疑与惆怅起来,身体也有些抖动,不知是因为幸福,还是失望。那栋屋子在阳光下,没有他想象的那种灿烂。墙粉的一部分已经脱落,露出里面的土砖,未脱落的部分也是脏兮兮的,整栋屋子给人的感觉是百孔千疮。菜地也只是稀稀拉拉的种了一些蔬菜,远没有他在山下望见的那么美丽。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呆立了一会,望着那扇黑乎乎的大门,终于抱着一线希望,来到紧闭有门前,伸手敲了敲门,没有回音。他轻轻的推开门,里面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清楚。等眼睛适应以后,才发觉屋内有一张已分不清原来颜色的八仙桌,桌的上方挂了一张破旧、发黄的寿星图,霎时,他感到一种失望与懊丧,深悔不该来到这地方。“有人吗?”他问道。他自己都听得出声音中那种害怕最后残存的期望也会破灭的干涩与颤抖。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屋内没有人回答,他身后却有个声音冷冷地问:“你找谁?”他于慌乱中转过身,看见一个女人背着一捆柴,站在屋檐的阴影中,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从形体上,他认为这就是张望过他的中年女人,现在正用一双发黄的小眼睛打量着他,似乎他是个盗贼。原先关于这一家人的热情、温和、快乐的梦想,全部消失得干干净净。那带有敌意、怀疑的眼神刺痛了他。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渴了,有水吗?”他不想说出来意,强忍着将心中的迷惑压制下去。那女人转身将肩上的木柴扔在地上,然后冷冷地说:“你等一下。”说完便走进大门,消失在那曾给他许多遥远梦想的白色屋子里。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没有等她再出来,也不想再见别的什么人,他沿着山坡上的小路冲下山来,心里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他觉得自己确实老了,那梦想是多么的可笑可悲的想象,来这儿是多么荒唐的行为冲到公路上后,他在路边静静地站了一会,想控制一下情绪,但白色屋子的情景又在他的眼前闪现,过去的那种感觉竟还在他的心里!他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往日的梦想——那栋白色的屋子,在阳光下依旧灿烂得温暖,那女人手端一碗水,站在高高的山坡上朝他张望,那姿态与往日一样,太阳给她镀上了金辉,看上去象圣洁的雕像,比他梦中所见的更美、更真实。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他在阳光下微笑起来,然后沿着公路朝前走去。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文章来自:http://www.pyzy.net


上一篇:[小小说>故事传奇]梦与真   下一篇:[小小说>故事传奇]西施怨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系统从互联网自动获取、分析后入库,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程序及文章内容仅供学习之用,所有的资料和图象均以获得信息为目的;所有的资料和图象均不得用于商业目的;

本网站(PYZY.net)所有的内容中若涉及您的权益请及时与俺联系QQ:33918148。